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日志

 
 

全家共读一本书  

2013-12-31 18:26:14|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2月31日(星期二)晴

全家共读一本书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昨天上午,忙乎了一个早晨,为的是那本随即失效的材料汇编。直到将近12点半才走出办公室,带着儿子到东门的书店。逛书店,是给儿子一周以来最大的奖赏,因为,此时可以让他任选一本他最喜欢的书。这家书店是开店以来第二次进入,第一次闲逛时,偶遇也来光临还未完全竣工的同事,他给我推荐了《读库》系列,让我走进另一个阅读书系。而周日却没有适合我阅读口味的书,没想到儿子却从中淘到自己心宜的书,是放置在书架最显眼的那本新出版的《愿我的世界总有你的二分之一》。我不知道吸引他的原因是因为其精美的外包装,还是北大双胞胎兄弟。总之,我第一次看到孩子从购回书之后,顾不是午饭,就开始阅读起来,而且一个下午就把它读完,其中的个别情节还讲得有板有眼。

励志的书读过不少,成功的案例也了解很多。但是什么样的个案才有借鉴价值与意义呢?到底这股发自内心的学习动力能持续多久?一本书,如果能够产生正能量,哪怕一个星期都是值得阅读。从儿子把阅读的第二棒传递给我之后,利用两个午的课余时间把它读完。内容虽然不多,但是其中的一些情节好像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学生身上。所以,当阅毕掩卷之后,首先想到的是要把它推荐给某些学生,让每一位处于迷惑状态的学生能及时地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当我把阅读棒传递给爱人时,尽管忙得不可开交的她,还是应声会把它读完。首先好问儿子,北大兄弟他爸为他们做了些什么?儿子说,书上没有怎么写。爱人接着问,那北大兄弟他妈为他们做了些什么?儿子还说,也没做什么。所以她得出结论,那都是他们兄弟自己利害的,今后你也得靠自己努力,也争取不要让我为你做些什么哦!……

今天是2013年的最后一天,用什么方式告别2013呢?在过去的一年,除了经历一年岁月风霜的浸染还有什么值得可以回味与展望的呢?

一年来,全家平平安安顺顺当当地走过了365个日夜,老婆顺利完成为期一年的进修学习,掌握了一项手术枝术,我终于可以把接送孩子的重任又转交给她。孩子终于进入小学高年级阶段,养成比较良好的学习习惯和生活习性,顺利地完成既定的小提琴五级考试,作文水平有所提高,阅读书籍增加到二十册,背诵文本超出了我的想像,只是个头没有增加多少,由于无暇接送,所以游泳、乒乓球、棋类兴趣被迫暂停。在过去的这一年,唯一独我没有太大的长进,完成了2013届的高三年教学工作,留下来的只是逐渐增多的白发和冬日里开始发皱的皮肤。除了那一百零三本书籍伴着我度过一个个漆黑的夜晚,还有每天用十指从键盘里敲打出来仅属于自己的四十多万文字,能见证这一年来我的酸甜苦辣。没有风光旖旎,也没有傲人伟迹,平平淡淡地周而复始地书写着自己平凡的2013年历史。进行了一次省级管理培训和一次泉级学科专业培训,曾经心潮澎湃过,曾经蓄力待发,最终让严酷的现实撞得粉身碎骨。最终得出结论,平平淡淡才是真。

我曾经读过奚同发的《你必须作出选择》,并把它打印出来给儿子读。读后我问他有什么感想,是否排斥那把每天都要练的琴,他的回答让我找到教育的自信,找到了生活中的自我。

“音乐学院的最后一次考试,他整装而坐。同学们的琴声从耳边飘过,那一刻,他眼里噙满泪水。算算从儿时6岁练琴至今近二十年,他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拉琴。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一个人竟然可以做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么久?

上了音乐学院,他仍然是那种很规范的学生。老师一再对他说,你的技术真不错,可小提琴是门艺术,仅仅靠技术是不够的。

他知道,主要是没感情。虽然与一把琴相伴了这么多年,但他对琴真的缺乏感情。儿时练琴,是在父亲一次次强迫下开始的,迄今为止,都弄不明白为什么父母那么逼着他拉琴。甚至,父亲上班后,还专门用摄像机对着他,看他是否在练琴。多年来,练琴似乎成了他与父亲之间的一次次智力较量。他从来没有办法战胜父亲,比如说,家里为什么父亲在时就有电、父亲外出就没了电,直到考上音乐学院附小他才弄清楚,是父亲把门外的电闸关了。想借父亲不在家看电视或打电脑游戏,根本不可能实现。那时候,每天除了上学,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练了那该死的琴,就连做梦都是如此。也曾上台演出,也参加了全国比赛,也获得过掌声和鲜花,但这一切并不能让他因为小提琴而快乐起来。一旦拉琴,一种从心底浸漫过来的忧郁,让他无法进入真正的音乐世界。老师多次提示他,如果能够把这种感觉融入拉琴,一定会有不凡的表现。但是他所有的情感只能存在于拉琴前后,一旦握琴在手,弓弦相遇,就成了赶乐谱,一段接一段,直到把它们拉完。起初见到他的教授们,一个个对他都充满信心,这么小的年龄就有这么好的技术,完全可以调整过来。直到他从附中考入音乐学院,大家才失望地说:可惜了,可惜了。没有人能改变他。他成了学院众所周知的“另类”。不过,大家都在关注他,人们实在想看看,他到底会变成个什么样子……

终于站在老师们面前,这是他在音乐学院的最后一次拉琴,毕业考试的最后一项自选曲目。当老师用目光表示他可以开始后,他的弓子一反常态地先是在琴弦上一碰,发出了很响的一震。继而,徐徐进入,不久已是琴声四溢,灌满了音乐室的角角落落。从来没有这样放松地拉过琴,时而弓飞如雨,时而间滑如泣,揉弦、双音、拨奏,悦耳、辉煌、明亮、阴柔、泪水、奔跑,他完全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春光明媚鸟语花香,暴雨狂风无奈无助,大开大合往来飞梭。他的琴声,述说着一个琴童哀求抗争、淋漓尽致的甜酸苦辣和喜怒哀乐……

没有什么名曲,也没有用现成的曲目,他拉的是自己的曲子,拉的是自己多年来不愿学琴的历程。起初他只想着随便拉一拉,毕竟是最后一次学校考试———他一生考了多少试啊?没想到,他拉得停不下来,拉地得那样忘情,泪飞如雨,就连在座的同学和老师也随之动容。

直到最后一刻,他的右臂发麻,弓子脱手而出,琴弦上定格的是铿锵有力的一个回响———“咚”……

音乐室内一片寂静。继而,从老教授开始,掌声如潮。学院最有身份的老教授鼓着掌站起来,身后立刻有两名学生扶住教授,三人一起慢慢走向他。

拉得太好了,这才是小提琴艺术。孩子,你是这批毕业生中最优秀的一位。老教授这样说时,脸上写满了兴奋和喜悦。见他无语,教授身边的同学提醒道:这就是说,你的毕业成绩是全校最优秀的,你可以毕业了。

他的脸涨得通红,嘴张了半天说不出话。全场的掌声终于停下来,安静得可以听到有些人的呼吸声。

泪再一次流下来,牙咬着下唇哆嗦着,他突然双臂向空中一扬,身体像展翅飞翔的大鹏,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我终于,可以不拉琴了……

那声音拖得很长,在音乐室内不断地叠加传递回响。”

我曾问过孩子,是否后悔四岁的时候开始学琴,以至于剥夺了很多本来该有的童趣。他说他不后悔。他的肯定回答让我感觉到一切的教育投资不至于血本无归。人吗?一定要有所追求,但不能样样追求,否则,生活将失去其本真与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