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晋江市第一中学黄家策的教育人生

 
 
 

日志

 
 

我的第240堂化学课——《有机化学基础》习题课2  

2015-06-01 14:39:22|  分类: 课堂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6月1日(星期一)晴

开完第69个班主任工作例会之后,第一轮的班级工作交流算是告一个段落了。这个时候才体会到,为什么有的人一直倡导故事文化。专制是很难统领一个人的思想,只有文化才能引领人的灵魂。身处尴尬角色的我,更不能施行“强权政治”,因为我没有这种政治资本,也不符合自己的为人处理风格,更不是我的品性。当别人不支持不配合时,唯有独立一个人苦闷,没有他法,所以至今找不到管理的捷径。

班主任会后的那半小时重做作业面批,才让我发现了学生的《有机化学》困惑之所在。命名,有官能团、有取代基的有机物命名,简单方程式计算还十分不规范,连化学比较优秀的学生都存在着基础不严重不扎实的隐患。若不是通过这么一次的清扫,真难以发现这些隐形的困顿。我所能做的,也只是把迷惑中的人儿牵引至本该项有的路途中去。余秋雨曾说,“教育固然不无神圣,但并不是一项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的事业,一个教师所能做到的事情十分有限。我们无力与各种力量抗争,至多在精力许可的年月里守住那个被称作学校的庭院,带着为数不多的学生参与一场陶冶人性人格的文化传递,目的无非是让参与者变得更像一个真正意义的人,而对这个目的达到的程度,又不能企望过高。”

星期天晚自习十点过后,第二次把小黄请到办公室。我还没有开口他就作出第一反映,“怎么啦!”,我看得出他被召时的惊讶神态,不急着开口,而是继续忙自己手头的事,等待他心态稍微平静下来,才以“中学生数理化学科能力竞赛进入决赛之后是否参加”进入话题,当他意识到我是关心他时,才逐渐解除那份忐忑不安的戒备之心,也才开始畅开心扉与我交流关于他一段时间以来学习方向是否对自身发展有益问题。当一个人处于挨批评状态,处于弱势地位时,很多忠言是很难入脑入心的。这我深有体会。当我被批评过甚时,其实从第二句话开始时,就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将心比心,用谴责训斥的方式来教育自己的学生,也应该感悟到这时的教育是无效的,起码是低效的。

今天是六一节,儿子的节日。从昨天起,他就不断地翻阅我手机的短信,以期了解他预定的自己的和即将赠送给同学的礼物什么时候派送到。然而,令他失望,直至上午上学前还在期盼,依然没有收到任何一条有关派送货物的信息。我一直担心他上午的演出,中午的聚餐的心情是否会受到影响。因为,我也曾有过对心爱的东西焦盼的经历,那种萌动的期待,是对远大理想追求的酝酿与演习。

直到上午九点多,才把本周要落实的基础知识进行制作好。虽然不太喜欢到文印室去接受那种气味的“熏陶”,更不喜欢去体验在那层面纱还没有被撕破之前彼此的“尊敬”,但终究得去面对现实,去解决问题。人与人之间最缺的是相互的包容与谅解,当看到那一番热情之时,只能暂时忘却昨日不配合不支持消极怠工的恼人之痛。

上午的课务,高二年八班预设要处理三讲的习题,结果只完成三分之一。看到这种进程与效率,在高二年七班只好取消这部分费解的内容。讲了,最多只是一种心理安慰,也许无法真正能提升学生对“有机化学”的分析能力。不讲也许是更明智的选择,因为,既不会让学生产生心理恐慌,也不浪费课堂有效的学习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