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晋江市第一中学黄家策的教育人生

 
 
 

日志

 
 

我的第423堂化学课——“原子结构与元素性质”  

2016-01-25 23:17:50|  分类: 课堂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阴冷

昨天晚上自修完之后,回到办公室整理事务,直到将近十一点半,才到操场上去感受寒宫残月冷寂之美。即使沿着那孤独的跑道慢腾腾地跑了若干圈,也无法使身子热起来。当我沿着南操场拐到学生宿舍时,门已被锁,绕了一大圈,才走到四号楼。102、105、108还有点灯夜读的现象,说明年段在这方面的管理没有形成共识,没有执行决策。

都说昨天是这个冬天最冷的,今天虽然阳光明媚,却不见得比昨天有所好转。还没有走出宿舍楼那一刻,就感觉到比昨天冷得更利害。在课前的近一个半小时里,除了听到各种挨批之后的抱怨声,就是把那两份上一周就准备好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材料做最后的修订,并在十点之前上传到指定的邮箱。

上午第三节,高三年二班的化学课堂教学内容是盘点《物质结构与性质》中的“原子结构”内容。课前请纪炜枫和刘楠书写第一至零族的元素符号,结果没有预想的那么好。用中文代替的,写错的还不止一两个符号。只有杨天顺比较完整地画出“能级交错图”,错是过关。没有过关的问题必须采取措施,那就是利用课余时间自行操练,别无它法。改变了以往提前做题,间隔了很长的时间才分析试题的做法,改成了随堂练习,并及时解决了学生的困惑。

上午第四节,高三年三班的化学课堂教学内容也是盘点《物质结构与性质》中的“原子结构”内容。由于这部分内容不是自己教授过的,还得从头再来一次,从最基本的问题说起,什么是能层,什么是能级,什么原子轨道,什么是电子云……虽然进度相同,但三班明显多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才把相同的教学内容讲完。课前请了许世兴、萧岗毅书写第一至零族的元素符号,结果相当不好。请王灿煌书写能级交错图,更是错得离谱。这种薄弱的基础,并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见成效的,必须不厌其烦地一天天积累才能看到一点点起色。

下午除了重新提交四点即将召开的领导班主子民主生活会的材料之外,一直在着手准备今天晚上的省单科质检的质量分析素材。一个下午就在冷冷的办公桌前打发着自己十分有限的时间,时而有人进来借用品,时而出去交代晚上的会务准备。四点的会议如此举行,五个环节按部就班地开展着,一直把会议持续到晚上六点十分。天黑了,批评也做了,别人的批评也聆听了,接受是否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所有的议程已经结束。大家赶紧散伙,以便准备晚上的会务。局长的三个要求十分中肯,对学校的定位,对学校第一资源的认识,对红线与底线的把控都是很有针对性,比起那些泛泛而谈来得有实效些。

晚上的质量分析会早就可以预测得到,氛围一定不可能亲柔。五个议程虽然事前说明,但是还是有人按耐不住,迫不及待要插话,并使一种十分压抑的气氛笼罩到会议的最后一刻。大家静默了,这种静寂是出自于一种尊重,一种畏惧,还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或是一种以沉默进行无声音的对抗?不用我去解读,也无需调查,从每个人离开会场时脸上所写的表情就可以得到答案。

措施千万条,没有人确实把它们逐一落实,或大打折扣,都将是一句空话。走出会场,还没有离开办公大楼,就有人把情绪一路宣泄开来。什么信口开河,什么缺乏淡定……连我都失去再次走到教学楼五层去参加那些不属于我管辖范围的研讨激情。为什么在“大敌当前”,连我也会懈怠呢?是否发现自己也已经不是人,不被当作人之后的一种本能反映呢?谁都想把书教好,一但自尊受到严重伤害,还有崇德尚诚的理想境界吗?

据说先秦的法家之“力”,是耕力与战力,是耕战合一,全民皆为耕战之士。耕战合一,打开了农民升为士的通道,使战争不再是贵族的特权,而是变成了以农民为主体的全民战争,农民可以通过军功之路成为新的贵族。谁能将农民动员起来,转化为战士,谁就掌握了历史的主动权。教育的规律与秩序是什么?是应该象打破周朝的礼制,调动一部分人的积极性,成了利益的新贵,还是应该遵照典章法制呢?然而,当农民一旦成为战士,有关战争的贵族式礼仪以及国际惯例等,就彻底的没有了用武之地,让农民去行礼、吟诗,即便通过军功上升为贵族,也没有那份雅致。

相反,他们无视贵族习气,以粗鄙的功利主义摧毁了贵族的雅致。战争,不再是展示文化,表明实力,不再是在国际仲裁下的有限度的国家格斗,而是无限度的杀戮,是国与国之间你死我活的杀戮,战争全民化,最后变成了大屠杀。

这就是商鞅变法带来的战国格局。商鞅在秦国制造的耕战之士,是新时代战争最有效的群体,他们无需游于六艺,只要多交军赋,多斩敌首就够了。我们的教育领地里,自从多了些崇尚多斩敌首的战士,乱了方寸也就从此拉开了序幕。

商鞅,原来学儒术,可能还学过黄老,为了应帝王,使他转向法家。他第一次游说秦孝公,谈的就是帝道,帝,大概就是黄帝;第二次谈的是王道——儒家思想,这两次,孝公都不感兴趣;第三次谈了霸道,也就是用了法家思想,孝公听着入迷。鉴于此,我对教育的理解和该讲什么课,对什么话,那就是一场坚守与迎合的择抉和考验。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