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日志

 
 

我的第405堂化学课——溶液的酸碱性习题评析  

2016-01-03 22:01:42|  分类: 课堂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1月3日(星期天)阴有小雨

我的第405堂化学课——溶液的酸碱性习题评析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我的第405堂化学课——溶液的酸碱性习题评析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我的第405堂化学课——溶液的酸碱性习题评析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我的第405堂化学课——溶液的酸碱性习题评析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2016年的元旦,有两天的假期,却每天依然到办公室“报到”。2号,本是假期,却过得无比的紧张。上午去家访,顺路到图书馆还书,结果错过了时间,被置之门外。星期六下午是离子学习英语的固定时间,骑着电动车,冒着小雨,风里来雨里去,有诸多的不便。尤其是四点半,要与来校做励志演讲的老师进行简单的会面与交流,把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切得支离破碎。

五点左右,陪赵老师看现场,才发现,办公室的工人员都休假了。据说没一个愿意来帮忙,为了证实这一切,打了两通电话,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每个人都在诉苦,每个人都有情绪,在柔软的氛围当中,找不到撬动地球的杠杆,即使找到了,也一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支点。此时,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能流露自己的心迹,应该用一种换位思考的方式来处理眼前的困境。一场活动,不同人有不同的态度。年段认为这是学校行为,学校认为这是德育口的事,老师们认为,反正都不是自己的事。工作定位不清,责任不明,往往把好事办成坏事。因为一个人的缺席,效果大打折扣,因为一个人的制度,很工作变得十分微妙,还因为一个人的缺席,有些人可以随心所欲,来去自由,甚至早早离去,或根本就不出现……这些无形的苦恼都是来自于对某些事情知之甚多的缘故,倘若不知晓这一切,也就不会有这些本就不该有的烦恼与苦闷。

我感慨于那一幕,傍晚五点半,在我送孩子去学琴返回来组织演讲会的途中,在泛黄的灯光下,发现了那个穿着校服,戴着一条黑白相间围巾的高三年男生,提着一个小行李袋,坐在一辆黑色摩托车后座,穿梭于车水马龙的世纪大道。他没有回头,我一直不想超过他,而是紧随其后,直至他们消逝在南山路拐往南大门的悠长的幕色当中。我欣赏的不是一道流动的风景,而是一份家庭的期冀,一个即将收获的希望。每一个返校的行程的始终,都是一个寄托,一头连着家庭,一头系在学校。回到学校在侯会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反思着这么一个问题,我们都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看待吗?我们都把那份希望放在自己的心头上吗?作为家长,我们又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得到什么“招待”呢?也许我们都该走出校门,去寻找被我们所忽视的那份爱与感动。

1月3日,星期天,还在法定的假日期间,虽然高三年从昨天晚上已开始进入学习状态,但是上班时间还可以不必到那台该死的机器面前去考勤。上午到晋江市图书馆把昨天没有还成的图书还上,借回了一堆准备寒假蚕食的书籍。虽然现在就可以预测寒假必将是无宁之日,但还是准备了些调理心灵的“处方”,否则,寒假将随着那些无聊的社会工作而永远逝去。

一个上午只做成一件事。把最后一份随堂练习准备好,想在做一份规范答题的忠告,已没有时间。因为下午是第一节课,没有作适当的休憩,将使课堂教学质量下降。然而,回到家时,母亲却告诉我一个无法入眠的喜迅。“菲律宾那些失联了六十多年的堂亲最近要到晋江来省亲。”这是她刚刚接到老爸电话才知道的事。从1958年之后的六十多年来,祖父一直念念不忘他的那些在菲国的兄弟们,想通过各种方式去联系他们,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祖父带着遗憾离开已经十年了,去年在修族谱时,以为从此失去了这一支血脉,没想到在这么一个开始被人遗忘的时刻出现了惊喜。父亲被告之,他们1月11日到厦门,12日派车到厦门接他们。遗憾的是12日我正处于出差学习期间,没有机会一睹这些未曾谋面的长辈。唯一能做的是,为他们准备一份最新的族谱,重新冲洗一套老照片……

下午第一节课,高三年二班的化学课堂教学内容是评析《导与练》中“溶液的酸碱性”的有关习题。先从中和滴定的实验视频观看起,说明了酸碱中和滴定的相关原理及注意事项,尤其是水的电离及有关计算。不敢讲得太快,而是逐一评析,唯恐落下某些细节。从定性,走向定量,尽可能使学生对问题的认识深刻化。

下午第二节,没有课务,第三次走进高三年一班的化学课堂,这节课的主要教学内容是评析“难溶电解质的沉淀溶解平衡”的课时训练。化学反应原理部分的“课时训练”至今没有让学生涉足,不是怕难,而是没有时间与精力去处理那么多的问题,即使布置了,也不见得学生能消化得了它。不同的学生群体,应该有不同的处理方案。倘若盲从,不见得学生都能受益。第一轮复习的功能是唤醒,是重整,是提升。并不是每个班都有一班的生源素质,若让学生把题目做腻了,反而容易适得其反。空余之际,看看别人唱什么歌,反观自己,寻找差距,用自己的定律处理自家的问题。

下午第三节课,高三年三班的化学课堂教学内容是评析《导与练》中“弱电解质的电离平衡”的有关习题。题目确实有些费解,看着那一双双无神的眼睛,除了心急如焚,还能怎么样。没有反应说明听不懂,说明再讲也可能是低效的。从上一堂课起,就感觉深陷在“电解质溶液的泥潭”中,进展缓慢,欲罢不能。同样一道题,讲了两遍还听不懂,而二班的一点就通,这就是接别人的班的痛苦之所在。恼归恼,问题终究还得去解决。只好把一个问题细碎成若干个小问题,分步进行讲解,分时段解决。习题是处理了,问题有没有真正解决,还是学生说的算。傍晚的半个时间里,才发现问题依然包夹,只好再讲,每次评析之后,总有一些人听明白了,只能如此,无法一劳永逸地开示所有的学生,这也是教平行班的艰辛之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