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晋江市第一中学黄家策的教育人生

 
 
 

日志

 
 

我的第461堂化学课——化学系列作业31评析  

2016-03-30 15:17:10|  分类: 课堂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3月30日(星期三)晴

外面的流感,漫延到自己,又殃及到家人。刚刚才从咳嗽与畏冷的症状解脱出来,家里的夜半咳嗽声再度响起,都怪天气吗?不全是,人本身是最大的责任人。不善于照顾自己是病毒有机可趁的最主要原因,怎么责怪天气的喜怒无常呢?正如,怎么去怪怨周围的人情事故使自己的心情很不畅,怎么就不检点一下自己,是自己没有调理好内心世界,才导致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变得十分恶化。只有用积极的心情投向外界,才能赢得充足的阳光与空气。

行为学家告诉我们,当遇见某人时,我们会自然地观察并解读对方,但自己并不会意识到这种行为。法国大文豪雨果认为,人的面孔常常反映他的内心世界。心理学家解释说:一个人最基本的习惯性态度或内心情感,如自信或自卑、乐观或悲观等,往往能“凝固”面部的表情肌肉,使其变成经常出现的地种状态。这些习惯性的状态就变成泄露内心情感的标记,从而帮助你认识一个人真实的性格。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这样总结道:“人的面孔要比人的嘴巴说出来的东西更多,更有趣,因为嘴巴说出的是人的思想,而面孔说出的是思想的本质。”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每天都在向世人展现自己思想的本质?是否被别有用心的人把它记录下来,作为攻击的重要证据。

昨晚回家里已是深夜将近十一点半,憋在心的话无处倾诉,更不能用以交流,唯一的办法是在梦里释放。早晨早早起床,爱人说,“你整夜都在说梦话。”真是自己的痛苦还波及家人,使她们一起“受罪”。在早自习时,一直在反刍星期一上午《准则》与《条例》学习时主讲者那些鲜活的案例。飞扬跋扈的人没有好的下场,用势者可能都会死于势,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因果逻辑关系。诚然,死亡像癌细胞,一动就扩散。可谁动了这一下呢?吕不韦的下场是谁导致的呢,当然是李斯。胡亥有意,赵高建议,执行下笔的当然是李斯。  这个刀笔吏头子,把持着皇帝文玺,捉刀代笔是他的拿手好戏,出卖是他的看家本事,当年,他出卖了主人吕不韦就赚了一个廷尉。吕不韦门下,食客三千,就成就他一人。当游士被驱逐,纷纷离秦时,他赶忙上了一篇《谏逐客书》,为游士而鸣,他不想做孤阴。他已是丞相,又到了存亡关头,只要他刀笔一动,这“秦二世”就要出生,胡亥动了“二世”的念头。按始皇吩咐,“二世”应为扶苏,可现在始皇帝死了,李斯被皇帝做了一辈子的主,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咸鱼翻身。也许有人会问,李斯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胡亥真好过扶苏吗?李斯呀,你这样做了,会有什么好处?胡亥待你会好过扶苏吗?也许李斯会回答:我眼睛又没有瞎,脑子又没发洪水,不要以为我弱智。哈哈,这些我都不想,我只想能当一回家,作一回主。

李斯是个绝对专制主义者,却被人专制了一辈子,请想想,那是什么滋味?说起来是丞相,其实是奴隶,是皇帝的奴隶。自从他跟随思想者王,思想就如同被阉割了一样。思想者王的思想,就是统一思想,那是王者的理想。王者通吃,当然要统一思想,可奇怪的是,越是那些不思想就不能活的家伙越主张统一思想,百家争鸣,其实是争霸。就像荀子,他写了一篇《非十二子》,你将十二子都“非”掉了,自己怎么活?还有韩非写《五蠹》,他不想想,自己就是一蠹。

都说是李斯害了他,这可能吗?秦王要用他,李斯敢废他?秦王想留他,李斯敢害他?李斯早就以王之所是为是,王之所非为非了。他不仅没有思想,连想法都没有,有意见都多余。他就是一件工具,一把锤子,人说“不为铁锤,即为铁砧”,以为铁锤能砸,而铁砧欠揍,但铁锤也不会自由落体,没有独立意志。作为铁锤,也时刻牢记,否定自己,服从最高指示,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时刻提醒自己。

谁知李斯火热水深?韩非还有选择,起码还能选择死。李斯连死都不属于自己,要听命于最高指示。当李斯提了毒酒,去狱中打发韩非时,见了韩非,想必他都得为秦王开脱,说是自己的妒忌。韩非也当然明白,如果妒忌,当初就不会荐举。

当初吕不韦搞了《吕氏春秋》体系,以大儒自居,悬于城门,以一字千金,向秦王示威,向天下挑衅。秦王要收拾他,李斯便推荐了韩非,论帝王学,谁能跟韩非比!难怪秦王读了韩非,拍案感叹,能见思想者一面,死也愿意,他要用韩非的思想进行权力与真理合而为一的整合,灭《吕氏春秋》的杂拌。

韩非是知道自己会死的,而且他还知道死因就是他自己,因为他把集权时代的权力之恶以及如何行使权力之恶统统写进书里,这正是思想者忠于自己的真诚。他一上来,就奉献了王权主义的真谛——君道同体、权力意志,还有两把屠杀思想的刀子——以法为教,以吏为师,可没想到,第一个被屠杀的,竟然是他自己。不过,让一个思想者放弃思想而赖活,还不如为了思想而好死。毕竟是老同学李斯成全了他。

李斯不仅成全了韩非的死,还成全了他的思想。韩非为思想而死,他把韩非的绝对的君主专制思想贯彻到底。他可能对不起韩非,但他绝对对得起他的思想和他高贵的死。

他们一个属虎一个属鼠,属虎,要在深山里住,每天都要站在山头上看日出。日出时,思想如日之煌煌,虽然光芒万丈,但也含有落日的悲凉。而属鼠,只能从粪坑到粮仓,下水道是鼠的青云路。

在集权体制下,要活下去,你只能像李斯一样,活在下水道里,可韩非在天道上活惯了,不像李斯在下水道里轻车熟路,游刃自如,无论如何,韩非都不能从老虎变成老鼠!据说人只要在天道上住过一次,就再也不愿下来,哪怕为之而死。

  现在,始皇帝死了,这是最后时刻了,轮到李斯来拿主意,可他却从里到外都在发抖,从头到脚都在战栗,他早已丧失了拿主意的能力。做惯了老鼠,一下子怎能变成老虎?他早已熟悉了下水道,却与常识陌路。作为人,他早就期待这一天,可这一天来了又觉得突然。他还没学会站在常识上发言,还不习惯表达自己的观点。

胡亥虽愚,却是帝王的种子,他生来就是要拿主意的;赵高虽阉,却比李斯更有权欲。胡亥要当秦二世,赵高支持,也请李斯支持。始皇帝遗嘱,扶苏继位,李斯是知道的。现在该李斯拿主意了:一要秘不发丧,二要诈诏修改遗嘱,让胡亥当二世。也许李斯曾经犹豫过,该拿主意时,却没有主意。可他一生,总有一个野心在跳动,它无论如何都要反叛一次,才能安顿自己。为什么要反叛?什么都不为!或者说是为反叛而反叛,反叛本身就是目的。

那就跟着胡亥去反叛一次吧,皇帝已经死了,这是他一生中反叛皇帝的惟一机会了。  李斯是楚国上蔡人,曾投靠于吕不韦门下,因给秦王上一篇《谏逐客书》,从宰相的食客一跃成为帝王家的食客,从下水道的老鼠一跃变成皇家粮仓里的老鼠,在王权的大锅饭里掌勺。如果说秦始皇是千古一帝,那他就是千古一相了。主张以吏为师,自任吏首,为天下政客之标本。君王地带,高处不胜寒,他算计了天下英雄,结果却被阉人赵高算计,终被腰斩。

一本《世界史纲》虽然无法演绎这么小的细节,但是一出出权与谋的戏剧却在这个世上的各个领域周而复始地展演着,只是有的清晰,有的模糊罢了。是悲剧还是喜剧,不必用绝对化的方式来权衡它们,即使是一名观众,甚至是唯一的观众,也不去妄议剧本。因为戏永远是艺术的一种载体,是用来教化民众的一种手段。做一个理性的观众,不为剧情而使自己的心情过度地迭宕起伏,要学懂得保持生活的平衡。

若有闲暇时间的话,要善于总结人生最想要的是什么,爱情、金钱、成功、家庭、认可、幸福?如果都不愿放弃任何一个,就难以平衡自己的生活。有一个非常勤奋的企业家去年挣了将近100万元,大家都认为他很成功,但又有谁能想象到他的感受吗?几天前他在微博里暴料说自己很抑郁。“筋疲力尽倍感孤独,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真没有想到,这么成功的一个人却不快乐。然而,在海边经常可以发现那玩冲浪的人,总是心情放松,面带微笑。面对谋生或事业的压力很容易让生活失去平衡,然而如同开车的同时观察也很重要一样,两者都要兼顾到,单方面忽视生活都会导致长期沮丧郁闷。

上午第一节课,高三年三班的化学课堂教学内容是评析化学系列作业31和《导与练》的金属元素部分习题。那道强碱与弱碱的相关问题比较题目,虽然做过,而且部分同学也已听评过,但是,还是得经过系列的分析。要的是从定性到定量的思维分析过程,而不仅仅是要一个答案或结论。那道工业流程图题,昨天讲过类似的,学生都懂吗?不见得。不同的设问题方式,就把一大部分的同学给拦住了。请了萧岗毅去配平,连最基本的技能都没有掌握,把分析钴的价态闯到锂那边去了。这是一种十分可怕的信号,不得不重新开始修炼的技能。

上午第二节没有课务,为了不浪费时间,带着问题和听课本走进高三年四班的语文课堂。从语文老师作文创作的指导与分析中深切地感悟到,语文老师才是天然的评课议课者,什么才是切重要害,什么才是抓住要义。不像有的人口口声声说要理会本质,掌握方法,却把一群高智商的人圈困在自己的身边,任其用最笨拙的方式在布道与说教。我不知道这群呆子到底是敬畏权力还是学术。

上午第三节课,高三年二班的化学课堂教学内容也是评析化学系列作业31和《导与练》的金属元素部分习题。虽然二班的学生的那道选择题几乎都对,但总感觉还有必要对解题方法进行系统地评析,结果在评析那道强碱与弱碱相关问题比较的题目时,还是有人游离出三界之外,这是不老实的表现,还是有思想的表达呢?同样请了林景去配平,表现出来的还有不规范的环节,这说明配平这项技能,还没有形成本能性的反应。刘洋甚至想利用观察法投机式地应对了事,这都是不进行程序逻辑思维可能会致错或使解题速率变慢的重要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