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晋江市第一中学黄家策的教育人生

 
 
 

日志

 
 

重走丰台——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107  

2017-12-09 23:25:21|  分类: 体验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走丰台——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107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重走丰台——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107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重走丰台——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107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2017129(星期六)北京,晴

冬天的夜晚总是那么安静,天气冷,更加凸显了“家”里的温暖。因为天气的原因,也因为交通的问题,还因为十五个人散落在四个不同角落的缘故,住在大兴的这段时间比住在房山那两个月还少出门。也许是一个人太孤独,生活太单调,不知怎么回事,又迷上了空中夜话,重拾大学时代因缺乏丰富色彩的校园生活而又能足不离校去了解外面世界的精神体验。每天临睡前,总要把收音机调到那个专属的频道,让那个未曾抹面的声音和引人入胜的故事伴随着奋斗一天的自己进入梦乡。七号楼的216宿舍里面的右上铺,不知道是否还沉积着没有消散的电波。自从1996年初夏的那一别,再也没有机会走近它,只能靠想象去回眸窗外的那一片景色,外国语学院前的那排香樟和玉兰,教工宿舍前的羽毛球场,窗台一下临时搭建的铁皮屋顶的自行车棚,一旦下雨,它将奏响《春韵》、《夏日》、《思秋》、《暮冬》等交响曲。不只是怡情,还因为它能提前告知是否可以免于早起出操而让这些缺眠之人多懒一会儿床,这种天然地告示消除了大家对它演奏时“跑调”的厌恶。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在十点半熄灯之后,凝视着斜射到床前的那片淡淡月光出神,或就着深邃的夜空,独自通过耳麦接收着天籁之音,把波段里的故事、资讯和自己的心情搅挪在一起,消解求学途中的各种杂念与相思。由于今天要外出做一个人的参访学校,难免又会想起那段逐渐模糊的青春年少的旧时光。

昨天晚上,从天津考察归来,还是带着倦意写完心得,并把本周的学习作业提交上去,才开始思考着身后的学程。回想八月底来时的惆怅茫然和长时间抛家滞业的畏惧,现如今在北京的学习只剩下三个星期。这段时间到底获得什么?除了四个月的经历与四十万字的体验,思想、精神、灵魂都得到多大程度的提升?真不敢,也不愿意去想象该如何把所悟之道,所求之法,所学之术作嫁接,做转化。有人说,生活是一种博取,只有努力才能确定自己的位置;生活也是一种休闲,明确生存的意义才能走向简单。心若强大又何惧路艰,心无风雨又何盼他人执伞,精心打造自己胜过所有的顾虑、担忧与抱怨,美好一天应该从走出房门、打造自己开始!为了挽救时光,只好把自己驱逐出去,投掷到有教育元素的环境当中去。

今天到丰台去做教育参访,是昨天晚上绕了一大弯联系了很多人才确定下来的。去学院看望小林是来北京之前就预设的事,由于时间上的不凑巧,一直到了今天才落实。三年前的那个傍晚,可能是那时的“北京地铁”APP还没有开发,也有可能是当时的地铁根本就还没有路过。记得与德哥换乘了地铁和交公等多种交通工具,花了很长时间从北到南,在华灯初上之际探寻到校门口。当年有他依赖,不用我操心去探路,只要跟紧就行。现如今,没有人依靠,却有“北京地铁”软件导航,再怎么路痴,也还是可以探到离学校最近的地铁口。

八点一刻,走出七天连锁酒店,向右拐入泰河路,两百米左右就可以找到453路公交车站台。第一次从南海家园二里出门,到荣昌东街地铁站的路线还很生疏。公交车并没有全程报站,使得自己坐立不安,担心错过了站点。即使是小心奕奕,返程时,还是提早下了车,结果多行走了两三公里,还闯进了陌生的小区,多走了不少冤枉路。没想到学校在九号线上的丰台南站附近,住在长阳时,每次进城都得路过它,却从来没有在中途停下来过,即使路过那幢十分特别的像用火柴盒堆起来的建筑,也没有停下来去探访的欲望。因为在漫长的进城或返程途中,尤其是在拥挤的车厢里,要下线再上线是一件麻烦的事。要是早知道要参访的学校就在必经的地铁线上,再怎么挤也应该克服,总比从亦庄线要绕过十号线,再到九号线来得便捷些。在地铁上站了一个半小时,与预计的时间相当,十点之前就从丰台南台的西北口出来。若没有小林来地铁口接,又得摸索很久才能找到去过一趟的校园。

依稀还记得当年是从南面大校门口进入,今天却是从北面的看丹路拐到东门进入。

“为什么这路名取得这么奇怪,叫看丹路呢?”我十分疑惑问小林说。

“是,没错,前面有一座桥,也叫看丹桥。”小林没有给我想知道的正面回应,只用一个非逻辑的结论加以证实着。

“有什么典故呢?”我心里琢磨着,还想再追问,却已到了东门。校门出入管理得很严,学生必须刷卡才能入内。因为我没有卡,差点被拒之门外。

“你是?”门岗拦住我盘问着。

“他是我叔。” 我正想告诉他是高中的老师,小林抢先回答道。

同样是身份的确认,不同的表达却给我不一样的心理感受。顿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即使是在北国萧索的冬季,就这句话,也把所有的寒意融化在暖阳之中。

学校不大,仅一百四十来亩,面积还不如南方的母校,由于早已用脚丈量过,即使是在昏黑的夜晚,也能感觉到正如小林所说的那样,三年来,没有多大的变化。学校的专业很少,生源也不多,一个年级,只有四百来人……我们就这样边走边聊着各种各样的教育话题。穿过篮球场,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走到九楼的男生宿舍。这是我所走过那么多北京高校唯一有配卫生间和淋浴室的宿舍,在那里眺望着校园的西边,那缓缓驰过的火车,远处那承载欢乐记忆的塔,还有近处不太协调的平房。我还了解到,这是一所不太注重文化生活建设的校园,学生没有多大的情趣,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比高三年还高三。据说,四年的大学生活,三年用于学习,一年用于参加统考与就业。明天是一年一度的统考,大四的学生像对待高考一样来迎接它。基础年级的学生还得去助考,为他们做后勤服务。A率达90%以上,就业率也很高,大多数的学生本科毕业后直接就业,考研保研的人很少……

返回的途中,我一直在思考,大学是什么?思想的殿堂,还是职业的训练场所?我曾以一名教育者的口吻问及小林。

“假如让你重新选择学校与专业,你会怎样处理?”

“——还可以接受吧。反正都是学习,各种学校都差不多吧。”他有点不明就理地表达着说。

我确实有点为难他了,我总喜欢用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为难那一颗颗稚嫩的心。“假如”重新选择,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假如。也许没有必要人人都去思考那些抽象的教育思想问题。有时脚踏实地比仰望星空更重要,先把路走稳了,才能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人的一生很像是在雾中行走;远远望去,只是迷蒙一片,可当你鼓起勇气,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每走一步,你都能把下一步路看得清楚一点。一直往前走,就能找到自己的方向。这是我给学生的建议,也是自己的行动指南。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