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晋江市第一中学黄家策的教育人生

 
 
 

日志

 
 

两车的阅读  

2017-08-05 21:55:26|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8月5日(星期六)晴

到长汀出公差,一天去一天回,两天的时间,除了与对口学校进行交流还能做些什么?第一次去长汀,不知道距离的远近,也没有去查寻到底要坐多久的动车。本校没有同行者,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深度交流的熟人一起前往。再说,各自网上购买的车票,可能更难偶遇有缘人,为了消磨时间,前天晚上特意给自己准备一本读本。两天前听了袁勇麟教授的讲座之后,觉得有必要读一读余华的书。《活着》很久以前就想读它,由于是小说,一直把它搁置下来。半年前,孩子曾经把它买回家,却一直没有把它摆上阅读的规划上。由于袁勇麟教授的推介,觉得是该读它的时候。出差之前的那个深夜里,还翻箱倒柜地去找它,费了不小的功夫,还真把它找着。带上它有两个目的,一是名师的解读,一是想寻找与孩子共同的话题,把他的思想引向深邃。其实,我是没有读完它的期望。

8月4日上午,9点56分从晋江到长汀南的动车,用五十分钟去赶车应该来得及,结果一贯有提前意识的我差点失算。九点五分从学校出发,半小时左右就到动车站,结果为了取票,排了很长的队。又排了更长的队去过安检,第一道门还没有进,已经听到广播在播报“从晋江开往长汀南的D6409动车马上就要准备检票上车了,请……”看着蹒跚前行的队伍,除了着急之外,就是与安检员商量,是否能快些,请队伍前面的人是否可以让我先过。甚至还有点埋怨过安检时太慢。任凭来了两通电话,也无暇顾及,知道是一定是前至的其他参会人员在催促和确认我是否到达车站。其实,从排队过匝机,再到等待动车的到达,还有一段时间,没有必要那么急,离正常出发的时间还有将近十分钟的时间。这就是没有经验,不够淡定的一种表现。

03车19F号,没想到一上车,左邻右舍都是自己人。一个车厢,除了几名不知从哪来的小孩,把他们的童趣布满整个空间,还有周围的座友,天南海北地聊起了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教育话题。我不想参与,也不去刷手机,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阅读起多带过去的《教师月刊》。偶尔喝口茶,偶尔戴上眼镜瞄了一眼窗外,当感觉以如此快速的一瞥根本无法留下任何长久的记忆之后,又把眼光收笼回来,摘下眼镜,继续阅读。虽然时不时被那些无厘头的话题打断了心路,甚至还有幼儿的啼哭,年轻母亲的责骂声,还是在到达长汀之前把那份小册子翻完。到达长汀进修学校时,已近十二点半。主人的热情,来宾的客气,把最善良的一片都呈现给对方,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教育人所追求的真与善。

本来活动是安排在8月4日下午举行,由于临时有事,被推迟到8月5日上午举行,这意味着有一个比较充足的午休时间。但是自从办完了酒店的入住手续之后,一点睡意也没有。除了孤独,就是思考。是谁让自己孤独呢?又是谁让自己不习惯这种孤独呢?既然是只身一人,就可以让电视来为自己解乏,从《烽火丽佳人》到《射雕英雄传》,很碎片,也很熟悉,却甘愿把时间花在这上面。虽然通知下午四点二十分在大堂集中,却还是等了一小段时间,浪费了很多剧情。盼盼是家乡的企业,只闻其名,却没有真正了解过它。最多知道有一个名曾经的同事到那里工作,其他一无所知。经历了这一个多小时的参访和介绍,了解到一个知名的民营企业是靠什么走向健康发展之道的。管理靠人,靠文化,靠……我虽不懂企业的运营机制,却知道如何去赢得人心的意义。

上午八点半准时出发,参观了书法基地,遇到2015届的校友,有些意外。本该有很多交流的话语的,被她的一席真言给冰化了。首先是认错了人,紧接着是一席白话。

“你是一中的老师?”一名中年妇女对着队伍中最高的那位探询着。

旁边的中教科长马上纠正,并指向我,“这位才是。”

旁边一位少女迎了过来说,“我是一中的学生。”

“哪一届的呢?”我十分惊喜地问道。

“2015届。是XX老师的学生”

“哦。那是二班的。考哪所学校?”

“集大。”

“嗯,不错。”

“以前我们只认识XX和XX,你比较不熟。”母亲又替女儿补白了一句。

就因为这句话,把拉近的距离又再次地推开,使我有些尴尬。本来有很多话题可以说开的,却被我保持住。若不是小姑娘在我匆匆临别前,还一直说“黄老师再见。”我真没有再回头的勇气。

上午的第一个环节是书法培训班的开班仪式,简约得连我也不敢相信。风一样去,就像风一样的来。对书法没有感觉的我,除了逃离这里年炎热,也想逃避那里的尴尬,一头钻进车厢里去享受有限空间里的冰凉,也屏去心中段种突然袭击的不快。第二个环节是与对口学校的交流,不但了解到了两地的教育现状,也从某一个很狭小的窗口感知到社会对教育的期待以及学校是如何作出回应的举措。我不知道这样的一席话到底能对山区教育困境起多大的作用,我只庆幸自己没有花任何时间去准备发言提纲是正确的。轮不上我去发言,即使简短的三分钟,也没有几个人会认真听,若不是吴永生校长的那一通电话,讲再多的话,也不会引发汀江的任何波澜。

两点二十分从酒店退房后出发,三点三十五分出发的动车,还算比较充裕。一个人在候车大厅找一位不太受干扰的地方,坐下来阅读。因为中午有一小段失觉的小憩,足以让我有比较充沛的精力用于阅读。况且一上车,整个十号车厢只有两位熟人,而且是坐在我前排不爱聊天的领导。正因为这样的环境,使得我把整本《活着》的书基本看完。我喜欢上了余华写实性的描写,到了下车的那一刻还沉浸在福贵从浪荡到悲惨的一生。也许这就是作者设计的“因果应验”的逻辑吧?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