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晋江市第一中学黄家策的教育人生

 
 
 

日志

 
 

走进北京工业大学,追寻那份久远的血亲——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一  

2017-09-24 22:54:55|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北京工业大学,追寻那份久远的血亲——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一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走进北京工业大学,追寻那份久远的血亲——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一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走进北京工业大学,追寻那份久远的血亲——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一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2017924日(星期)北京

前些天,据台湾的承维叔介绍,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远房堂妹也在北京工作,让我若有空与她见上一面。这是一件好事,两个同宗同源同辈之人,都出门在外,并在同一座城市共同生活四个月,那是一种缘分。然而,北京之大,若不是住在同一个区,或离得相对比较近,想见上一面,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最近一个月,每次出门,花在交通上的时间少则一个小时,多则三四个小时,这种费时的事,让整天奔波在“求学”道路上的人有点后怕。

后来想通了,余秋雨,为了文化而苦旅,历经几个月的时间,行程几万里,才寻找着文化密码,我的这点舟车劳顿算什么。即使花一天的时间,去追寻那段若即若离的血亲,从而探索家族的文化密码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知道她住在朝阳区北京工业大学里,正好是我未曾探访过的高校。更令人振奋的是,朝阳区还有一所中国传媒大学,也是我一直想去探访却能如愿的地方,所以上一个周末就与出差在外的她约好,将利用本周末的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在北京见上一面。由于她返京的时间一直没有确定下来,所以我也就不好决定什么时间去朝阳区会面。天公作美,昨天上下午的两个会议均未发生冲突,不必把周六的事拖到周日做。才使今天能为自己赢得一个时间窗口去处理那些想办的事情。

从房山区长阳镇到朝阳区,没有直达的地铁,历经了四条路线,三次的转车,一个半小时之后才到达中国传媒大学。因为2006年有一名学生以自主招生的方式考入中国传媒大学,几次来北京,就想到这座校园里走一走,只因她不在海淀区,算是散居在外的学校,又离当时的住处比较远,只好作罢。现如今,再远的地方,只要使用“北京地铁”软件,它就会帮忙规划出一条最合理的路线来,不必担心自己会迷失在地下错综复杂的网络中。

上午九点过后,谢斯予同学就早早地到达中国传媒大学站B出口处等我。说真话,倘若没有人带路,可能又得花费很多时间去探路。我们从南大门走进校园,绕着陌生的景观建筑向北方向,一路上除了听她对校园的各种解读外,更重要的是她也帮助我解决了心中的诸多的困惑,尤其是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各自的主打专业是什么?这些如果搞不清楚,今后的志愿指导可能会偏离方向。很多高校都设有计算机系,哪所学校的实力更强些,只有业内人士才比较清楚,外行人总爱道听途说。在咨询与交谈中,也知道了播音主持、表演艺术和歌剧哪家更权威,明白了这些问题,使我今后指导学生填报志愿时,少了几分茫然。

中国传媒大学的校园不算很大,有几幢建筑还显得有点老旧,但是里面的演播大厅却是国内先进,正如梅贻崎校长所说的,真正支撑学校的品牌非大楼也,是核心的设备与大师也。一个小时的校园“巡游”,内心收获满满,有涉足未经之地的满足感,也有理顺心中杂乱思绪的畅快。当然,如今静静地坐在桌前思索这些事时,才意识到了依然缺少对校园观察进行事前规划和临场的敏锐洞察,从而失去了一次绝佳的观察体验。从南向北,再从北绕到南,记住了对话,却忘记了观览,没有鸟瞰视野与格局,也没有对这个学校专属的细微文化进行深刻的体验,这种行为最多只能说,“曾经到此一游”,不能说认识了中国传媒大学,更谈不上读懂她的内涵与精神品质。

堂妹是十一点多才从山西返京的,为了让她有一段休息的反冲时间,我是中午过了两点之后才联系她,让她到北京工业大学的西门会面。未曾磨面过,也未见过照片,所以发生了令人十分尴尬地认错陌生人的冏事。没想到,他乡见堂妹,是她主动招呼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闽南语。她的大方、阳光远远超过我的想象。留过洋,在美国中部的一所国家级学校里,本科读了会计,硕士念了工商管理的她,就是不一样。难怪美国校方派她一个人在这里跑业务。一名九零后的小女生,要与如此多的高校工作人员打交道,实在不简单。

从北京工业大学的西门绕了几个弯才到南门,从学习经历到出生地,无活不谈,完全不像是才刚刚见面的陌生人。原来她来自泉州镇抚巷,她的曾祖父竟然就是给我取名的太叔公。从此,我们不但有共同的姓氏与字辈,还有共同的交集的人、物和事情。从享年九十九高寿的太叔公谈起,到镇抚巷老宅里的百年龙眼树,花圃、假山、金鱼池,还有说不完的家族旧事。一起诵读出“荣耀祖宗,贻谋孙子;永承家庆,世授国恩”的字辈,这是每一位族人从小必背的童谣,也是联系家族血缘的纽带。只要是同一个堂号,从字辈就可以知晓他在传衍当中的血亲印迹。

家族靠血缘维系,学校靠精神传承。不管是家庭还是学校,光宗耀祖固然显赫,催人奋进,但终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达成。绝大多数的人是要过平淡无奇的生活。家庭与学校教育所面向、指向的是人,教育的终极旨归并不是教人如何征服外部世界,征服自然。而是使人在不断地否定自己有限的规定中,创造出具有新规定性的自我。我先前的学习与挑战自我的动力是否源于童年印象中的镇抚巷老宅的那人那事,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确实是曾经有为了家族的荣光而执着地奋斗的想法与经历,但终究达不到先祖的那种辉煌与境界,只好重新审视、探寻生活的意义。

生活的意义问题对于人来说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灵魂,是一个存在和生活进行下去的理由和根据,它是生活的根基。人既是群体中的人,也是个性化的人,同时人要追求成为人,这是当代人的觉醒,是人类在长期历史实践中所找到的结论,所获得的智慧。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纯粹的人是人心之所向,是人的根本需要和追求。这既有学校教育的功效,也有家庭基因在起作用。

为什么两个年纪相差近二十岁的陌生人会一见如故呢?可能是那个虚无的“家”,那个有着某种精神力量的“家”在起作用。生活的意义还在于使人人都能找到一个家。有了这样的家,人才能找至今生发展的方向,找到心灵意义和归缩之地,才有生存下去的勇气和动力,才会感到安心、舒适、自由、放松,避免陷入焦虑、痛苦彷徨忧愁的境地,避免成为精神上的流浪者,而真正成为学族发展的守望者。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