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晋江市第一中学黄家策的教育人生

 
 
 

日志

 
 

走进良乡大学城,只为一个约定——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九  

2017-10-03 00:04:03|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良乡大学城,只为那个约定——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九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走进良乡大学城,只为那个约定——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九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走进良乡大学城,只为那个约定——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九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走进良乡大学城,只为那个约定——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九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走进良乡大学城,只为那个约定——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九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走进良乡大学城,只为那个约定——我的“教育领航”学习之旅三十九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2017101日(星期)北京阴有小雨

今天已是十一长假的第二天,宅了一天的我终于走出“艺术之家”,去履行两个星期前的那个约定。当时刚刚离家半个月有余,难免有些思亲。虽然每天都可以视频电话,但是家人却远在千里之遥,只好找就近的熟人,聊上数语,算是一种解决心馋的好办法。以微信联动群聊的方式,把所有在京的学生都联系一遍,总算缓解了暂时的孤落之心。从1999届到2017届,每一届都还有学生在北京,或工作,或学习。最挂牵的还是刚刚来北京就学的2017级大一新生,担心他们第一次长时间出远门,是否会出现第三次的断奶现象?在2017届的北京校友当中,第一位联系上的是许东升。当时他还在军训的过程中,到922日才能结束,所以我们相约国庆长假期间见个面。

从电视和网络上随处都可以看到有关十一长假期间全国各地道路交通拥堵的报道,本来就没有激情到处游玩的人,被车水马龙的画面给震住了。国庆这一天,不敢出门。根本不敢想要挤到人流当中去熬夜通宵,只为观看清晨610分的升旗仪式。十万人之众,在寒冷之中等待六个小时,不但需要激情,还得有动力。自我感觉已经过了燃烧的岁月,所以没有独自一个人赶一两小时的车,去体验那庄严的时刻,看着队员及其家属们从现场发出的一张张催人奋进的照片,还是有丝丝的遗憾。一辈子,又有多少个机会能在国庆日于北京度过,竟然把这个机会给糟蹋掉了。其实,每个人每一天,都无法避免“遗憾就在选择之间产生”。如果一直要计较生活中的得失,生活将会失去原有色彩,人将远法体验到生活的美好与幸福。有遗憾的生活才是真实的,完美的生活永远只是一个虚幻的假设。昨天虽然一天足不出户,却静下心来读了半本的书。今天冒着寒冷走出去,却体验到良乡大学城的风景和四名学生的风貌。难道能说这样的生活过程是对还是错吗?

上午八点左右,从“艺术之家”骑单车到长阳地铁站,大约只要十分钟的时间。八点一刻的长阳地铁站,稀得让我感觉有点荒。倘若这是平常的上班时间,这里应该是排成好几折的侯检队伍,今天上午看不到这种冗长的队形。一到即检,没有出现滞留现象。站台上,没有几个人,尤其是站在等候开往郊区方向的列车更是少得可怜。第一次乘坐通往苏庄站方向的地铁,车厢里空荡荡的,甚至可以找到了一个足够让自己躺下来的空座位。在平常,这个时段,车厢里能有一个立足之地就很不错呢?不必抢就可以找到座们,坐定之后就琢磨这么一个问题。人都去哪儿呢?是出门远行呢?还是难得拥有几天清闲,把自己宅在家里睡个够?

根据东升的提示,到大学城西站下车,再换乘环一公交车。下地铁时又患愁了,到底是从南出口还是向北出口方向走?怀揣着先进的导航工具不用,又开始本能地向地铁站的志愿者咨询。

“您好,请问一下,到北京中医药大学,是从南出口还是从北出口才能找到公交站?”我习惯性地向穿着志愿者服装的年长人群走去,因为他们可能会更熟悉当地环境,也因为他们可能不会用另一种眼神看不起一个不习惯用手机导航的“乡下人”。

“应该是往北出口。”他有点犹豫,似乎也不太熟悉这一带的交通网络。

“可能是往南出口。”另一个年长的女志愿者见状,转身过来补充说,以免我走错方向。其实,南北出口只是在同一条马路的两旁,不像在城里的地铁站,不同的出口距离会相差很远。

出站之后,一时找不到公交车,看着稀疏的行人,不好意思再问询了,只好再次掏出手机,找开网络,用百度地图搜索着目的地。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环一公交站,却没有站牌,等了好一会时间,也没有遇到一部标有“环一”或985路的公交车,担心自己站错位置了。连续问了难得遇见的几个路人,都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答案。最后是一位大学生的模样小姑娘帮了我的忙。

“走路的话,从这里向前,看到宝佳大厦后,在十字路口向右拐,直行到底就可以看到。如果是搭公交车的话,要搭环一,有四五站的地。”她一边用自己的手机帮我百度查寻,一边告诉我可以用几种方式到达北京中医大学。

“嗯,嗯,好的,谢谢,太感谢了。”我除了道谢,没有更好的言语可以表达。对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竟然会有如此的热情方式去帮助,这与一个月前问路时被怠慢和抢白的经历,真是天壤之别。

“走路要很久,坐公交车就几站,还是搭公交车比较好。”她更像一名老师,担心我不会做选择,最后善意地替我做了决定说。

我除了感激她之外,也在反思自己,到底是谁让我至今不能“独立行走”。是依赖,是别人帮我把一切都决定了,让我没有思考的必要,没有试错的机会,缺少了挫折的经历与体验?也就这样,所以才没有走天下的胆识与创举。我们的教师又有多少人也是同这位好心人一样,担心学生浪费时间,为了减少学生犯错误的频率,把现成的答案都推送给他们,所以才培养出一批又不批不愿意、不会走天下的宅男宅女。

从大学城西站乘坐环一公交车到北京中医药大学,十来分钟的车程。等车的时候比较乘车的时间还长。由于是第一次,担心坐过头,问了乘务员两次。幸好有一名男生也在此站一起下车,才心安理得跟着一下。因为,有些人与我一样常常会怀疑自己的判断,一旦又多一个同行人,就可以确认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说到底,还是一种依赖,没有勇于去摸索的表现,是一种缺乏自信的表现。经历了一天的行程,突然大悟,来北京取经,甭想带回一份现成的方案去改革身后的学校教育,只能带回某种思想与理念,只能靠自己结合实际去探索,否则改革或革新容易异化。

到站时,就看到东升已在校门口挥手。紧随其后的是林璟、李燕珠、林铭钐。绕着不大的校园走了一圈,只顾着说事,没的把这次校园参访的问题拿出来探讨。这个学校的哪一个专业比较强?强在哪?毕业去向是什么?聊的更多的是以自己为中心的话题和他们校园发生着的八卦新闻,以及价值不大的校园面积和生活问题。一所学校的文化必须以故事来承载,是什么故事让我印象深刻的呢?除了留下几张照片,好像没有带走任何东西。连学生宿舍的门都进不去,如此的管理,除了“严格”二字来概括,还有什么人文的精神可言呢?新的校舍,良莠不齐的草坪,远离市区,远离文化中心,这并不是我所要倡导到大城市去读书的理由。是我指导错了,还是他们选对了?在别离的那一刻,我们都不敢探讨这个话题。导向很关键,显性的志愿指导,隐性的教育方向,都是一件不容轻率的事情,它们关系的是教育的价值追求和人的终极幸福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