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姆大叔的农场

晋江黄家策的教育人生

 
 
 

日志

 
 

叶落有声  

2018-02-24 00:06:51|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落有声 - jace - 山姆大叔的农场

2018223日(星期五)晴

送走了春节长假,再送走了备考任务,也送走了浑身的疲惫。正月初七霏霏的春雨,像是一场特殊的洗礼仪式,冲淋去昨日的梦魇,让新春过后工作有新的气息。午间的小憩前,听着窗外雨打巴蕉的声音,突然对手中文卷里的诗词产生了共鸣。倘然是两天前,除了对那23套千来道枯燥无味的试题关注外,对其它的文本一概素然无味。所以说,读诗时心中必须要有情,还得有与情相衬的景,才有萌发出交融般的雅趣。开学前,在春雨滋养下的午后,本来可以安心地把过去一段日子所遗失的睡眠补回来,结果还是本能地到点就醒来,准时去赴约,为明天的征程做必要的行前调研准备。

仅一天之隔,思考的问题却迥然不同。前些日子当我驮着万卷的经书从北京回来时,总以为可以给人不一样的感觉,然而在路上与人相遇,别人看到的那个我,犹如只是隔夜未见的邻家大叔。而最近几天,与人再次相遇时招呼的那一刻,他们总会带着几份惊奇。不是因为我长高了,也不是我变胖了,而是个我的角色即将改变。其实,我还是我,十天之间,除了变老,学识与智慧,能耐与见识根本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无法用量变引起质变的原理来解释,只能算是人生的一次巧合。人在旅途,往往身不由己。曾经固执地坚守着的那份书生气质,是从去年四月份,还是更早,很难考证。转折之后,再也无法完全掌控自己前行路线。老家的人对我即将出发的路不是特别感兴趣,正如当我听到要去接受那个特别使命那一刻一点表情都没有一样,他们只是用最纯朴的方式说出自己最直白的感受,这也是我昨晚又彻夜难眠的主要原因之一。

即将与奋斗了二十一年半的工作岗位挥手告别,此时此刻,心情犹如徐志摩《再别康桥》诗中所写的那样,“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情也依依,物也依依。但毕竟那是回不去的年少时光,记得在1996年的那个盛夏,冒着倾盆大雨提前来校参加开学前的高一年新生补课,与自己首程教育事业相伴三年的学生均近不惑之年,这里的生活空间也一晃物是人非。曾经共事的科任教师,不是退休,就是调动,还和我一样坚守在石鼓山的人并不多。如今轮到自己出局,有点感伤。没有留下任何的感慨,只是把一个个生活和工作片段积攒在记忆中,待来日有机会,遇到知音煎茶品茗之际,再把它们拿出来慢慢回味。

成长好像总是伴随着伤痛,是不是因为只有受过伤,才能结疤?当一层又一层的疤包裹在我们心上时,我们变得不再容易受伤,也不再容易感动,也就长大了。也许,这才是人类的天性,不管多大的伤痛,我们都能愈合,不管多痛苦的失去,我们都能习惯。可以叫它坚强,也可以叫它遗忘。

今天,带着三个任务去上最后一天班。除了九点参加最后一次校务会外,预设的三件事只完成一件。问题不在于我,而在于外来形势和各种变化。会期被推,谈话没有消息,见面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只撰写一段五百来字的小文,其余时间不是加入长假返校的综合症调理行列,就是预约时间去做调研和访谈。

人生无非一地落叶,我们就活在厚厚的落叶中,生活之叶簌簌往下掉落的声音,不是响在我们的身前,也不是响在我们的身后,而是尘封在心上,直到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9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